请问公司IP需要备案吗,如何备案?(网站备案和不备案的区别)

ip地址无需备案。

1、如果公司网络是局域网模式,则内部所有ip地址采用保留ip地址(192.168.x.x、172.10.x.x、10.x.x.x),无需向任何人备案,只需自己做好内部规划即可。而外网ip地址需要网络服务商提供。

2、如果公司网络采用的是公网模式,则所有的ip地址由网络接入服务商提供公网ip。一般是提供一个地址段,这个地址段范围内的ip地址一般可由用户自行决定。不过公网模式的办公网一般很少见,因为消耗大量公网ip是需要费用的,除特殊企业,一般都会采用局域网模式。

如果是做网站,则需向有关部门备案。

一家卖盲盒的公司,凭什么值1000亿,创始人身家近500亿?

请问公司IP需要备案吗,如何备案?(网站备案和不备案的区别)

请问公司IP需要备案吗,如何备案?(网站备案和不备案的区别)

作者|李楠

请问公司IP需要备案吗,如何备案?(网站备案和不备案的区别)

编辑|李曙光

请问公司IP需要备案吗,如何备案?(网站备案和不备案的区别)

新的财富故事,拉开帷幕。

请问公司IP需要备案吗,如何备案?(网站备案和不备案的区别)

盲盒第一股泡泡玛特的强势表现超出想象。12月11日开盘价较发行价直接翻倍,之后股价虽有回落,截至发文,市值仍近千亿港元,其创始人王宁身价接近500亿港元。

请问公司IP需要备案吗,如何备案?(网站备案和不备案的区别)

144分之1,是抽中泡泡玛特隐藏款盲盒的概率。

请问公司IP需要备案吗,如何备案?(网站备案和不备案的区别)

以59元的常见定价计算,理论上获取这种盲盒需要8469元。而实际根据盲盒设计,如果运气好,可能买一只就会抽中。但如果没那么幸运,即便一次性购买144只盲盒也无法获取。

请问公司IP需要备案吗,如何备案?(网站备案和不备案的区别)

近两年来,盲盒开始频繁出现在大众视野。这个异军突起的产业,类似早先快手由农村包围城市,当它引来热议,已经体量庞大。

请问公司IP需要备案吗,如何备案?(网站备案和不备案的区别)

所谓盲盒,即装着玩偶,但买之前不能确定实际玩偶样式为何的一种玩具。有点像彩票,也可以说是早先小浣熊干脆面中水浒卡的升级。

玩盲盒,玩的就是这种不确定。虽然失望难免,但盲盒购买与拆开过程中的期待,抽到钟意款式的惊喜,容易引发成瘾性的刺激。为此,很多人不惜消费成千上万元,也不惮于凌晨五点去商场排队。

在一些泡泡玛特员工看来,这是一门比iPhone更受欢迎的生意。

随着它的流行,以盲盒形式进行营销也被星巴克、安踏等知名品牌采用。当泡泡玛特在香港挂牌成为盲盒第一股后,我们可以更清楚地理解这种新的消费潮流。

在去年从新三板摘牌前,泡泡玛特市值不过人民币20亿元。2019年中国潮玩零售市场按零售价值计算,也不过人民币207亿元。相比之下,泡泡玛特如今的市值像是一个巨大的泡泡。

一切拜盲盒这种新兴潮玩所赐。风口变换,其中有怎样的财富密码?

01 现实版氪金游戏盲盒的坑,往往是在不经意间陷入。

学医女生晴儿最近晒了自己收藏的盲盒娃娃,入坑一年,她和朋友两人一起收集了28个盲盒,花费大概1600元。同样是在校生的兔牙,入坑时间更短,但买盲盒已经花费6000多元,改造盲盒娃娃还花费了4000多元。

对不玩盲盒的人来说,万元支出已是天价。但两人都表示,自己不算资深玩家。据天猫去年发布的《 95 后玩家剁手力榜单》,近20万消费者每年花费2万集盲盒,购买力最强的消费者一年耗资达百万元。

小小盒子,魔力何在?概括说就是:“不确定性”与“成瘾性”。

市界拍摄丨泡泡玛特北京合生汇门店

作为潮玩的一种,盲盒兴起于日本,与福袋有渊源。

明治末期,日本的百货公司在新年期间销售福袋,其中商品内容不会公开,但价值往往高于福袋的标价。对消费者来说,这相当是一种有趣的打折活动。而对商家来说,则可以清掉库存。

盲盒同样是充满不确定性的消费,但对比福袋,它的物质回报说不上实惠。

泡泡玛特是国内盲盒市场的最大玩家,今年上半年,其盲盒产品平均售价为47元。与市界交流的受访者普遍认为,这样的价格偏高,不过他们对盲盒的喜爱依然延续。因为从心理层面来说,通过盲盒可以“花比较少的钱”收获期待和惊喜。

市界拍摄丨泡泡玛特关于盲盒商品的说明

这是盲盒与普通玩具最大的不同之处:消费者一方面是为了购买其中的可爱人偶娃娃,一方面也是购买抽盲盒、拆盲盒过程中的体验。就像氪金手游让玩家成瘾一样,凭借概率获取回报本身能够给人快感。而结合盲盒营销的独特设计,还能进一步刺激消费者的复购行为。

盲盒一般是成系列推出,各系列有不同的主题。一套通常包含12种不同设计的基础款娃娃,另有一种特殊设计的隐藏款。

为了收集完整的系列,消费者抽到重复的盲盒便会再次购买。由此产生了“端盒”的买法,也就是一次性购买一整套12个盲盒。

从事计算机项目经理工作的大畅入坑两三年,尤其偏爱泡泡玛特Molly系列。前两年泡泡玛特推出Molly限量圣诞款盲盒,她守着淘宝,在0点开售后立刻端了两盒。对迷恋隐藏款的人来说,更是会消耗大笔资金来试试运气。

泡泡玛特招股书显示,在今年上半年,其盲盒收入达到6.89亿元,其中泡泡玛特品牌盲盒销售收入约为6.39亿元,第三方品牌盲盒销售收入约为4930万元,两者对应销量分别达到1351.43万和63.87万。

除了玩法的与众不同,IP的设计也尤为重要,且更为根本。

如果盲盒娃娃IP设计不能具备足够的吸引力,用户便不会产生抽个盲盒的冲动。实际对泡泡玛特来说,它之所以能够腾飞,很大程度上在于对Molly这一IP押注的成功。

盲盒玩法充满不确定性,而盲盒生意,同样隐藏着难以确定的要素。

02 潮玩新贵的偶然崛起很多盲盒玩家不知道,泡泡玛特早先并不经营盲盒生意。

向前回溯十年,创业大潮兴起。王兴借鉴Groupon模式成立了美团网,雷军带着十几个人喝下小米粥,准备杀入手机市场。科技与互联网是创业热议的话题词,有一个想做番事业的80后的青年,却把目光放在线下。

年轻人叫王宁,2010年11月,他在中关村的欧美汇商城创办了第一家泡泡玛特门店,早先经营范围为时尚礼物、创意家居、文具用品等。公司处境一度非常艰难,头两年持续亏损,职员也不稳定,后来拿到融资,才慢慢走上正轨。

然而泡泡玛特真正的命运转折契机在2015年。当时,一款来自日本的潮玩“Sonny Angel”引起他们的注意。

“Sonny Angel”是一个头戴装饰物的天使男孩IP,在日本有规模庞大的粉丝群。它的身体光溜溜,小肚子凸起,其设计理念是:“虽然他不会说话,但会一直陪伴在你的身旁,保护你、温暖你、让你微笑。”

这款潮玩正是通过盲盒的形式销售,而泡泡玛特是把它引入国内最早的渠道商之一。

泡泡玛特发现,“Sonny Angel”有非常高的复购率,一度为公司贡献了大约30%的销售总额。

但好景不长,2016年1月,“Sonny Angel”版权方忽然要终止独家代理。泡泡玛特管理层一度不安,但最终决定自救,打造自己的“Sonny Angel”。

根据粉丝反馈,王宁选择押注Molly娃娃。这是香港设计师王明信2006年的设计作品,彼时尚未进行大规模商业开发。王宁带着两位公司高管奔赴香港,向王明信提出开发Molly玩具的想法。

对盲盒产业来说,IP是绝对的核心。在产业链条中,潮玩设计师、成熟的IP授权方负责初始的IP培育和设计,IP运营方负责潮玩属性再设计和产品化,最后是通过线上线下多元渠道进行销售。但什么样但IP能够成功,颇有些玄学色彩。

国元证券分析指出,一款成功的盲盒产品,不仅需要或知名热门或小众吸睛的IP形象,也需要符合市场审美的产品化设计与制造, 以及消费者触手可得的渠道铺设。然而审美一事,何其主观。

泡泡玛特押注的Molly,是一个看起来高高噘着嘴,一脸不高兴的女孩。对很多人来说,这不是一种讨喜的形象。

可它不仅是泡泡玛特最早经营的IP,也是至今最成功的一款。

泡泡玛特招股书显示,2017至2019的三年间,基于Molly形象的产品销售额分别占公司品牌产品总销售额的约89.4%、62.9%、32.9%。

市界拍摄丨泡泡玛特盲盒的Molly娃娃

个中原因可以探讨,这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大畅是偏爱Molly的 ,而她也认为这个IP并不漂亮。不过正因这种不完美,才让喜欢Molly的人从中看到自己的影子。

“绿眼睛,格格不入,撅起来的嘴貌似是反对社会的一切不公,坦率地表示自己的不满。”在大畅看来,这样的个性展现,可能是从其他盲盒玩具不太能体会到的社会层面意义。

作为泡泡玛特创始人,王宁谈过对这一IP的看法,他认为,“Molly之所以能成为大家喜爱的形象,背后的逻辑更像是100个人心中有100个哈姆雷特,它把自己的灵魂掏空,你可以把你的灵魂装进去。”

一切偶然皆有必然。Molly的走红,泡泡玛特的腾飞,更根本的原因在消费潮流本身的变化。

从宏观视角来看,无论是以泡泡玛特为代表的盲盒经济,还是近年来崛起的喜茶、完美日记、拉面说等品牌,实际都与“新消费”趋势不可分割。在这一潮流中很明显的两方面变化是:消费主体代际更迭,从理性需求到情绪需求升级。

据华安证券《新消费行业2021年度策略报》分析,消费主体从60、70后转向80、90后,进一步转向Z时代,成长环境变迁促使其消费观念发生转变。新兴消费群体普遍不存在温饱问题,不再特别计较一分钱一分货的物质性满足,而更注重精神需求与全方位的消费体验。更多消费行为,是以获取愉悦、减少负面情绪为目标。

报告指出:增量消费来自令人开心的产品外观、品牌故事、内容等,以及助人解压的冲动消费过程本身。这部分隐形溢价,与过去人们所说的“智商税”具备一定的相似度。

这正是盲盒玩家们“言行不一”的深层原因:他们更重视内心感受。所以一方面感觉盲盒定价偏高,一方面也不会停止购买。

如果说盲盒消费是盲目的,那么这种盲目也是必然的。

很多时候,在大骂现时社会种种“智商税”的同时,实在应该先思考,这种商业模式契合了哪些消费心理。

03 盲盒生意有何软肋借助在盲盒领域的开拓,泡泡玛特缔造着属于自己的财富神话。

市界拍摄丨泡泡玛特店中的海贼王系列盲盒

2016年,定位于时尚潮品零售公司的泡泡玛特年度营收为8811.85 万元,年度亏损3003.02万元。

2017年,泡泡玛特改变定位,自称是集潮流商品零售、艺术家经纪、新媒体娱乐化平台和大型展会举办于一体的IP 综合运营服务集团,营业收入达到1.80亿元,企业净利润为793.53 万元。

眼下,泡泡玛特对自己的描述为潮流文化娱乐公司。围绕艺术家挖掘、IP孵化运营、消费者触达以及潮玩文化推广与培育,旨在构建覆盖潮玩全产业链的综合运营平台。

一步步,泡泡玛特与盲盒的关系更加紧密。它对自我的描述更加高大上,企业估值也更高。

来源:泡泡玛特丨泡泡玛特主要自有IP

就像那些看不见的盲盒,模糊中自带着某种魔力。

2019年4月,泡泡玛特从新三板退市,此前其市值不过20亿元。

现在登陆港股,市值暴涨到千亿港元。这番大跃迁,让人疑惑。

盲盒是门好生意,但就经营盲盒来说,有难以把控的要素。最关键的,仍是IP。

泡泡玛特拿下Molly的授权时,其实没能预料它的火爆。

2016年8月,泡泡玛特推出Molly Zodiac星座系列盲盒,在天猫开售。原本目标是第一天卖200套,但没想到“4秒售罄”。其高管曾回忆,“我们开始也不敢做太多,每次做点,很快脱销,继续补货,脱销……”

这话有几分凡尔赛文学的味道,却也说明了盲盒并非一个确定性的东西。恰如强如腾讯在游戏领域的强大,也没能保证火爆网络的《原神》游戏一定出现在了腾讯阵营当中。

泡泡玛特今后能否持续押到成功IP,没人能够保证。

去年接受36氪采访时,王宁曾就行业壁垒表示:“周杰伦不是你运营出来的,Molly也不是花钱能再造出来的。当你不能用钱解决的时候,就是一个非常高的壁垒。”

有读者评论道,这句话用白话说就是,“我怎么成的,我不知道的,我也不管,反正是运气,所以你无法复制。”

王老板很诚实的自省话语,也道出了盲盒商业模式的最大隐藏危机。

别人不容易再造Molly,泡泡玛特自己也是一样。

从IP库的扩张可以看出,泡泡玛特在想办法对单一IP的依赖,以降低自己的经营风险。

截至今年上半年,泡泡玛特运营有93个IP,分属三个类别:通过收购或内部团队设计开发的12个自有IP;由合作艺术家创作,拿到独家授权的25个独家IP;由知名IP提供商非独家授权的56个其他IP。

其中,自有IP中的Dimoo、独家IP中的PUCKY为泡泡玛特贡献的收益,在今年上半年超过了Molly,在整体泡泡玛特品牌产品所得收益中,分别占比17.1%、17.3%。

但值得注意的是,来自非独家IP的收益增长也非常迅速。在2019年上半年,这部分收益占比为9.3%,而在今年上半年攀升至19.4%。

来源:泡泡玛特招股书丨泡泡玛特运营的主要非独家IP

既然是非独家IP,就难免竞争。

事实上,随着盲盒不断破圈引发热议,更多企业盯上了这门生意。其中有文娱产业的老玩家,也有零售行业的新巨头。

奥飞娱乐自2019年6月陆续推出盲盒产品,在今年上半年以低价+IP 打法为主,门店数累计达6000家以上。

以高端数字激光装备制造为主业的金运激光,在泡泡玛特向港交所提交上市申请的三天后,宣布拟收购玩偶一号控股权,涉足IP盲盒产品经营。

名创优品也在发力潮玩市场。下周五,名创优品第一家“TOPTOY”旗舰店将在广州正式开业。“TOPTOY”是它推出的新品牌,聚焦于10到40岁的群体,产品主要覆盖盲盒、手办等七大核心品类。

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指出,成熟IP提供商可按非独家基准授权其知名IP给多名市场参与者,以争取回报及降低风险,这会加剧中国潮流玩具零售市场的竞争。

实际上,眼下国内的潮流玩具零售市场分散且已经充满竞争。同样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于2019年,按零售价值计,前五大市场营运商分别占中国潮流玩具零售市场份额的8.5%、7.7%、3.3%、1.7%及1.6%。

泡泡玛特份额虽占第一,也尚未领先太多。而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11月30日,我国今年已新增260余家潮玩相关企业。

为了稳妥地收集整套盲盒玩具,玩家们可以靠端盒的方式一次买全12只盲盒。对盲盒产业来说,要想垄断好的IP,则完全没有一次端完的可能性。

泡泡玛特证明了盲盒是笔好生意,但在港股上市,创造财富神话之后,怎么抵御更多入局者夺食,仍是一道现实且严峻的考验。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搜热门主机 » 请问公司IP需要备案吗,如何备案?(网站备案和不备案的区别)

赞 (0)

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www/wwwroot/srmzj.com/wp-includes/class-wp-comment-query.php on line 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