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连“中浪”们都开始逃离深圳了?(逃离地铁如何开始)

这下,连“中浪”们都开始逃离深圳了?(逃离地铁如何开始)

这下,连“中浪”们都开始逃离深圳了?(逃离地铁如何开始)

这下,连“中浪”们都开始逃离深圳了?(逃离地铁如何开始)

这下,连“中浪”们都开始逃离深圳了?(逃离地铁如何开始)

这下,连“中浪”们都开始逃离深圳了?(逃离地铁如何开始)

今天上午,万众瞩目的润四终于开盘了。

这下,连“中浪”们都开始逃离深圳了?(逃离地铁如何开始)

这下,连“中浪”们都开始逃离深圳了?(逃离地铁如何开始)

这是深圳人期待已久的楼市狂欢,但少有人说起,从摇号规则设计上看,入手门槛1200万起的润四,其实是个“刚需盘”。

这下,连“中浪”们都开始逃离深圳了?(逃离地铁如何开始)

这下,连“中浪”们都开始逃离深圳了?(逃离地铁如何开始)

因为,它强调“无房优先”。

只不过,没有房子是不够的,要想有资格成为“刚需”,手头还得有350万的流动资金可被冻结,并且,收入能承担至少千万级的房价。

深圳的“刚需”门槛,又一次被刷新了。

魔幻的是,够得上这门槛的,万一凭运气成为天选之子,立马获得躺赚几百万的暴富机会。

更多没资格当上“刚需”的“人肉干电池”们,在透支了有限的人生后,大多会无奈地发现——

赚钱的速度依然追不上高涨的房价,落不了地,也生不了根。

又到年尾,又是考虑坚守还是逃离的时间点了。

其实,大概半年前,在《被高房价挤出深圳的“后浪”,正在攻陷哪儿?》中,我们就写过,迎着疫情,深圳的房价逆势暴涨,逼得那些年轻“后浪”们不得不逃到广州、东莞等地。

如今,逃离深圳的已不仅是“后浪”,一些扎根深圳多年的“中浪”们,也开始考虑,要不要离开这座,埋葬自己过往青春的,曾经的梦想之城。

一个在腾讯工作了很多年的盆友,终于决定,离开鹅厂了。

这不是件容易的事。

她一毕业就到深圳打拼,至今已经10个年头了。

永不眠的腾讯大厦|小A供图

这些年,她跟着鹅厂一起成长,从给视频打推荐语的网站小编,到如今独当一面的产品运营负责人,工作上的称呼由小A变成了A姐,行业资历渐长,职级渐高,收入渐丰,年薪早就过了百万。

但是,她对自己的定义,依然是“小穷人”。

这真不是凡尔赛。

即便在鹅厂,国内如此顶级的互联网公司,一个中层管理者,年入百万,在深圳的高房价面前,依然不值一提。

“我和身边朋友最大的感概,就是深圳的房价涨得太快,一旦错过时间点,就再也没法上车了。”

她说,这些年也一直想买房,但每次都以为房价已经到高点,想等等再下手,最后等来的,总是下一波更惊人的上涨。

越涨越灰心,越等越后悔。

“虽然一直都说,来了就是深圳人,但深圳节奏太快了,没什么归属感,拼搏了这么多年,总感觉,自己还是游离在外围。”

深夜下班的人潮|小A供图

和在广州工作的老公异地5年,从两人变成三人,当她终于下定决心买房定居深圳时,却被现实狠狠甩了一脸。

掏空两个家庭六个钱包谋划一套学位房,没想到曾经偏远的宝安西乡,早已是水涨船高,望尘莫及。

“咬咬牙总是可以买的,但是一想到从此两人要背上3万元的月供,还有即将到来的高额的子女教育费,倒吸了一口冷气。

再对比下隔壁广州的烟火气,良好的教育和医疗配套资源,以及可控的房价,瞬间就觉得深圳不那么香了。”

在深圳,年轻人尚可为梦想努力赚钱而拼套房,但一旦有了家庭和小孩,中年人的买房顾虑可能就是幸福指数了。

深圳,为年轻人造了一座城。如今已是中年“后浪”的她,最终还是回归了幸福稳定的生活。

虽然离开深圳,意味着失去当下稳定的高薪——

不会再有一个城市像深圳一样,拥有那么多互联网公司和那么广袤的职业发展空间了。

可即便在深圳买了房,又怎样呢?

还记得我们那篇《一群住在10w+豪宅里的孩子忽然失去了梦想》吗?

买了十几万一平的学位房,都想着小孩能进名校,但是,对口的学位实在太拥挤了。

于是,那些花了1000多万买住宅的业主,就从学校投诉到教育局,把同一个招生片区里,花四五百万就入手周边二三十平公寓的,小户型业主,踢出了牛校的起跑线。

资源的争夺,就是这么赤裸而真实。

“这种事情就这样,我作为商品房业主,肯定也要抵制这些买公寓的。”

说这话的人是小B。去年,他在深圳买了个老小区,入住后,明显能感觉到,老业主根本不欢迎新业主。

“一个小区的业主都是仇人,在老业主的眼中,我们新业主都是来抢资源的。”

他打了个比方,小区停车位短缺400多个,这是历史遗留问题,根本解决不了,大家抢资源,最突出的就是抢车位:

“小区的新业主有个独立的群,每天都在里面商量怎么推动改革,但作用不大,既得利益者根基太稳固了”。

当然,这都是内部矛盾。一旦面临外围的公寓抢学位,涉及到小区的共同利益,大家会马上团结起来,一致对外。

“深圳的氛围这么夸张吗?”

“是的。跑太快,这些都跟不上。”

他告诉我,深圳有个地方叫景田,有一次他散步过去时,发现那边楼栋之间排布得非常密集,“简直是到密恐的那种,真的,走在那里,你能感受到被生活压垮。”

景田天然居附近|百度街景

“大家都挺不容易的。我现在觉得,千万早就不算啥豪宅了,至少,深圳不算。”

唯一让他安慰的是,去年端午10万一平入手的小区,一年多以后,挂牌房源中最低的一套,单价都已经15万+了。

所以,在深圳,买不买房,都是个问题。

不少在深圳的小伙伴,选择了另一条路。

先别管能不能在深圳上车,在临深,或者广州先买一套,给自己留个退路,也是极好的。

小C就是这么干的。

在一家地产公司上班的他,收入并不低,但也总觉得够不着深圳的房价,作为男生,又很担心以后结婚没房,于是最近,他选择下手一套位于广州黄埔的新房。

为啥要选这个盘?

他的回答十分直男:“因为只有那里买的起。”

然后,继续回深圳,租房,上班。

其实,对于“中浪”而言,很多人也不是真买不起深圳的房,只是不愿意咬牙承受着巨大的房贷压力,以及,由此带来的生活品质的直线下降。

所以,很多奋斗了多年,最终从深圳退回到广州,或者其他城市的人们,核心出发点,一是看中更加触手可得的房价,二是不愿意永远活在看不到尽头的“生存竞争”之中。

就像小A说的,在深圳买房永远感觉在投资,而在广州买房,才能真正感受到,生活开始了。

未来,所有关于大湾区的踩盘内容、市场分析、选筹及买房建议等,都会在我们的大湾区踩盘专用微信号:【局姐的湾Talk】(ID:jujiekwq)里原创首发,我们也会在那里做更多的互动和答疑。

想要了解如何投资湾区洼地的朋友们,可以关注下。么么哒。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搜热门主机 » 这下,连“中浪”们都开始逃离深圳了?(逃离地铁如何开始)

赞 (0)

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www/wwwroot/srmzj.com/wp-includes/class-wp-comment-query.php on line 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