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群耀:流媒体肆意发展终将会让电影走向灾难(高群耀回哈工大校庆了吗)

高群耀:流媒体肆意发展终将会让电影走向灾难(高群耀回哈工大校庆了吗)

高群耀:流媒体肆意发展终将会让电影走向灾难(高群耀回哈工大校庆了吗)

今天如果走进澳门赌场,有人告诉你赢钱的毛利10%,你还会进去吗?

高群耀:流媒体肆意发展终将会让电影走向灾难(高群耀回哈工大校庆了吗)

文/庞宏波

高群耀:流媒体肆意发展终将会让电影走向灾难(高群耀回哈工大校庆了吗)

高群耀:流媒体肆意发展终将会让电影走向灾难(高群耀回哈工大校庆了吗)

“一个朋友和我说,老高你挺傻的,如果移动电影院也融钱,《囧妈》在去年春节期间通过移动电影院放映,今年可能就是另外一个故事版本了。”

高群耀:流媒体肆意发展终将会让电影走向灾难(高群耀回哈工大校庆了吗)

高群耀:流媒体肆意发展终将会让电影走向灾难(高群耀回哈工大校庆了吗)

如今,再回忆起今年的“流媒体之争”,高群耀还是为这个故事找了另外一个开头的版本。从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囧妈》率先院转网到《神奇女侠1984》院网同步惹怒好莱坞,电影的渠道之争在今年就从未停止过。

如果疫情仅仅是一个“不可抗力”,电影不会因为疫情所消失,那么坚守了125多年的院线电影模式,却因为疫情彻底改变。如今,几乎没有人会质疑线上线下融合会是电影消费未来的整体趋势,但电影是否还要回到”疫情前”的传统模式,是有很大争议的。

三年前,从一款APP起步的移动电影院也因为“触碰”实体影院的利益,而被实体影院所“封杀”。而三年后,高群耀表示即将在三亚举行的合伙人大会上部分的嘉宾来自于影院一方。

在线上线下商业模式混同争论的“修罗场”,曾经的一款APP却喊出了“保卫电影院票房模式”的口号。三年时间,被强行安插在移动电影院身上的“误解”始终没有被彻底消除,但这款APP却和今年企图改变传统电影商业模式的流媒体平台有着质的差别。

1

—好莱坞

会进入到“军阀割据时代”吗?—

好莱坞彻底变天。

如今的好莱坞,可能会走上一条越来越失控的道路。因为疫情突发,好莱坞对于线上线下融合缺乏足够长远的规划,很多落地方式都是一种应急“补救”。随着《神奇女侠1984》和华纳兄弟一同押注HBOMAX,这向摇摇欲坠的好莱坞大体系开了“最后一枪”。这一枪,让AMC等传统影院开始面临生存大考,这一枪,也让诺兰这样的传统电影人开始公开倒戈。

尽管华纳兄弟为了HBO AMX放弃影院并非第一家,但HBO MAX的动作之大是远超想象的,也是之前好莱坞巨头转向流媒体平台规模所无法比拟的。如果好莱坞最终没能重新回到一个理性的发展过程,从结果来看可能一个新好莱坞的时代就会诞生。

诞生的背景是《派拉蒙法案》的彻底终结,诞生的结果是迪士尼自建Disney+、华纳兄弟大力推广HBO MAX、派拉蒙有了Paramount+、环球倾注Peacock,好莱坞巨头自有流媒体平台和Netflix、亚马逊等“传统”流媒体平台公开对抗。

尽管疫情加速了好莱坞巨头的自我迭代,但流媒体平台似乎必有一战,这也和好莱坞巨头背后的金主更换有关。随着通信商成为好莱坞巨头的“老板”,流媒体平台的价值就注定高于单一票房的价值。

而对于传统的实体院线来说,北美电影市场长达近10年的停滞终于因为疫情发生了彻底改变。“内容供应商”纷纷将大片转向流媒体平台,传统院线不得不在面对院网同步+疫情停业的双重打击。

“好莱坞如果还不能清醒过来,现在就有点像军阀割据了,渠道平台做内容,内容厂商开渠道,制播不分离我个人觉得这是走回头路,是倒车。最终消费者一定是受害者,制播不分离不可能连续不断提供最优秀的作品。”高群耀说这句话的原因在于,好莱坞巨头将自己的内容命根仅仅把握在自己手里,院线供应时很难再遵循此前双方约定的院线电影窗口期,而流媒体平台则毫无疑问是“独家上线”。

但因为好莱坞流媒体平台是订阅制,所以这会逼迫消费者只能尽量订阅更多的流媒体平台才能“覆盖”尽可能多的优质内容。从长远的角度来说,消费者为了“小屏消费”付出了并不低廉的成本。

至于未来,院线窗口期还会保留多长,好莱坞巨头在实体影院和流媒体平台之间如何取舍,则关系着整个好莱坞制片体系的命运。

而反过头来看,在万达任职期间,高群耀曾主管过全世界最大的覆盖几乎全部主要的英语国家,有12000块荧幕的AMC院线,而如今AMC的总裁亚当·艾伦正是高群耀从喜达屋集团CEO的位置上力邀“转行”加盟的。今年,AMC也建立了自己的流媒体平台。

“对于不断上升的电影制作成本来讲,流媒体平台肯定是没办法完全支撑的。方向依然要回到电影院票房模式,但是原来商场里的实体电影院模式已经暴露了很多问题,应该是线上线下电影院的融合。”

线上消费价值的凸显成为了今年电影产业最大的价值收获,但在实体影院的线下体验和流媒体平台的线上消费之间,整个产业依然需要不断去摸索二者的平衡。

2

—国内有两个“超级影院”—

“真假”超级影院。

今年,疫情突然对电影产业带来的改变,实际上也是对传统电影产业应激求变的一次突击考试。此前一直主打增量市场的移动电影院,也意识到了疫情可能是其整体商业模式发生变化的一个关键节点。

于是,在今年移动电影院成立二周年的纪念日上,高群耀发布了“超级影院”。“从根本上来说,就是移动电影院希望让国内的影院具有AMC的功能,这和我7年前参与微信电影票的创业一样,都面临一个抉择。今年疫情让我们觉得我们能够变成一个技术模块,从而去赋能实体电影院。”

但有趣的是,也同样是在疫情期间,爱奇艺也提出了“超级影院”的概念。两者在名字上丝毫不差,在用户体验上可能也没有大的分别,但是在产业模式上却是质的差别。移动电影院本身是票房分账模式,其遵循的分账规则和实体线下电影院保持一致;而爱奇艺则是PVOD模式,核心是购买电影的新媒体版权,即便是采用分账模式也是基于平台自身的会员付费和广告收入,用自有规则进行分账。针对双方平台的差异,高群耀表示“移动电影院是一个公共的基础设施,票房数据是公共的、透明的、实时的,是属于公开系统的一部分。”

实际上,双方“巨大的差异”之所以被模糊化,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在于如今流媒体平台介入电影的方式是此前从未遇到过的“渠道革命”。无论是票房分账模式还是新媒体版权采买,本质上都是属于“线上消费”。这一点,除了让大众难以分辨以外,同样会对制片方在最终决定上产生很大的影响。

“今天大部分的视频平台采用大规模垄断的方式围剿移动电影院,视频平台在内容采买的合同里,甚至专门有一段写明了如果和移动电影院合作会如何。今天要是被一两个视频平台垄断,对片方来说一定是一个灾难。之所以现在新媒体版权费用还如此之高,是因为还有三家在竞争,但视频平台依然面临着巨大的亏损。即便今天这个价格,对视频平台来说也是赔钱的,这不是市场决定的,是垄断商决定的。他们通过不断融资和大笔亏损来扭曲市场从而达到垄断的目的,挤压其他创新”

事实上,视频平台已经率先革命了“剧集和综艺”。由于不少剧集和综艺都从电视台过渡到了视频平台,所以商业模式从B2C模式变成了B2B2C模式,内容制作方变成了视频平台的“生产车间”,这种定制模式在今年也面临着制作费用压缩降低的大趋势。

疫情尽管是一个极其特殊的原因,但对于电影本身的冲击也是巨大的,尤其是对于中小成本影片来说更是如此。但视频平台长期降低版权采买费用的趋势和电影制作成本长期增高的趋势是一个极大的错位。另外,在原有新媒体版权商业规则里,票房收入是新媒体版权费用定价的重要支柱,如果缺乏票房收入的“参考标”,那么新媒体版权费将走向何方也是一个极难确定的事情。

“如果我们现在都戴着拳套打拳,但你没事就踢一脚,不按规矩来这个游戏就非常难做。

大制作的影片,投资越大,风险越大,所以最终选择和移动电影院合作,会受到很大挑战。”

3

—电影不能回到“石器时代”—

让市场来决定电影的未来。

今年疫情的确让电影的商业模式受到了很大的冲击,无论是直接的院转网还是院网同步,所形成的“产业地震”远远没有结束,造成的产业争论也远远没有停滞。只是单纯的去讨论电影“上网”的正确性是没有意义的,而是电影“上网”的模式是什么,结果是什么,影响是什么。

总得来说,电影如果放弃电影院,用博纳影业于冬的话讲就是回到了石器时代,也就是好莱坞第一个巅峰期“一家独大”的模式。但如今时代语境发生了极大的变化,电影本身面临着其他娱乐形式非常严重的冲击,制播不分离从长远来看受害者可能是观众。

因为制播不分离意味着电影成为了“寡头制”,长期对创意生产是一种极大的伤害。“我不相信一家公司几个人,可以持续不间断生产出极有创意的内容。现在电影创作之所以还是一个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创意产业,就是因为竞争。”其次,制播不分离之后也无法匹配现有的电影制作成本,无论是对于单一电影的制作还是对于整个产业来说,长期来看都是不利的。

目前日益陡增的制作成本,核心还是为了提升电影在大银幕上的用户体验,但当电影被“垄断”之后,无论最终播出渠道是不是“上网”,都很难把用户体验放在最核心的位置上。而对于产业端来说,整个制作端最介意的就是为“平台打工”。从于冬当年“影视公司未来都将给BAT打工“持续不间断被人所提及就能看出这一点。因为电影本身还是一个投资风险大但回报也极高的“高风险高回报”产品,一旦影视公司为平台“定制内容”,电影本身对制作方的吸引力就将大大减弱。

“如果今天你站在澳门赌场的门口,有人告诉你里面的毛利率就是10%,那你还会进去吗?”无论是早期的《阿凡达》,还是李安《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电影“技术革命”本身都是逆大众共识的。核心都是通过高资金投入的技术革命带来下一个电影潮流。但如果电影不在电影院放映,首先,电影的技术革命就无从谈起。因为没有电影院“一人一影一票”的票房和B2C商业模式,和放映屏幕质量的差异,逆大众共识的高资金投入就变得毫无意义。

经过疫情之后,电影产业已经意识到了电影消费模式需要发生不可逆的转变,这种不可逆的转变应该是电影需要提升自己的灵活性,那么线上消费模式需要重新去审视,起码按照原有90天窗口期甚至更高是行不通的。线上线下的融合发展是一种必然趋势。这是经过了将近整整一年,电影在“生死存亡”的黑暗时刻所得出的结论。

但这并不意味着流媒体平台就是电影的未来。“如果字节跳动每一个季度都买一个《囧妈》可能会让整个电影产业荡然无存,因为一是免费的模式本身就不是一种商业行为,这让视频平台苦心建立起来的付费模式崩塌,其次电影院也会因为线上流媒体平台免费+便捷的诱惑而崩塌”。

前不久,移动电影院的“超级影院”也有了第一个实体案例,和金沙院线达成了战略合作。“现在消费者的需求已经很清楚了,线上线下融合是一种趋势。但是坚守票房分账对于整个产业的留存意义很大。移动电影院如今很像当年我做微信电影票的那个节点。我在5月9号发布会之前的那个晚上想的很清楚,移动电影院应该把自己变成一个技术手段赋能给实体电影院。也许最终做出来的不是我们,我们也许会变成那个烈士,我不知道,但一定需要有人沿着这条路继续做下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搜热门主机 » 高群耀:流媒体肆意发展终将会让电影走向灾难(高群耀回哈工大校庆了吗)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