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湖南经济和产业分析:长沙篇

一.长沙概述

2020年湖南经济和产业分析:长沙篇

长沙,湖南省省会,位于湖南省东北部,湘江下游,是长江中游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 ,长江经济带重要的节点城市,有“屈贾之乡”、“楚汉名城”、“潇湘洙泗”之称。东邻江西省宜春、萍乡,西连娄底、益阳,南接株洲、湘潭,北靠岳阳。长沙是综合交通枢纽,京广高铁、沪昆高铁、渝厦高铁在此交汇。  世界“媒体艺术之都”,打造了“电视湘军”、“出版湘军”、“动漫湘军”等文化品牌。

2020年湖南经济和产业分析:长沙篇

地貌类型多样,地表水系发达,气候温和,四季分明,湘江穿城而过。 长沙是首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历经三千年城名、城址不变,凝练出“经世致用、兼收并蓄”的湖湘文化,长沙既是清末维新运动和旧民主主义革命策源地之一,又是新民主主义的发祥地之一,走出了黄兴、蔡锷、刘少奇等名人。 长沙教育和科研发达,有高校51所,独立科研机构97家,有杂交水稻育种、“天河”超级计算机、国内首台3D烧结打印机等科研成果。总面积11819平方公里,辖6个区、3个县/市。2019年常住总人口839.45万人地区生产总值11574.22亿元。

2020年湖南经济和产业分析:长沙篇

2020年湖南经济和产业分析:长沙篇

2020年湖南经济和产业分析:长沙篇

二.长沙历史

2020年湖南经济和产业分析:长沙篇

春秋战国时期,长沙属楚国黔中郡。秦设长沙郡,为秦初全国三十六郡之一,长沙自此列入中原政权的行政区划,郡治湘县。西汉置长沙国,治临湘县,辖临湘、罗等13县。王莽始建国元年(公元9年)改长沙国为填蛮郡,改临湘县为抚睦县。东汉复置长沙郡,改抚睦县为临湘县,仍为郡治,上隶荆州。辖临湘、攸等13县。三国时期属东吴,吴晋南朝,临湘县析出湘西县,临湘县为长沙郡首邑,南朝宋开始,湘西县为衡阳郡(长沙郡析出)首邑,上隶荆州或湘州(西晋怀帝永嘉元年即公元307年分荆、江二州置)。

2020年湖南经济和产业分析:长沙篇

公元589年隋统一中国,废州郡,行州县二级制,长沙郡改潭州,辖长沙、衡山、益阳、邵阳4县。临湘县(省湘西县)改称长沙县,为潭州州治(大业三年隋一度改潭州为长沙郡)。唐武德三年入唐版图;贞观潭州(742年潭州改为长沙郡,758年复改为潭州)属江南道,辖长沙、衡山、醴陵(武德四年分长沙县立)、湘乡(武德四年析衡山县置)、益阳、新康(武德四年析益阳设,七年又并入益阳)等6县,开元后潭州属江南西道。927年马殷以长沙为楚国都城,952年南唐边镐攻陷长沙,湖南政治中心移至朗州(常德)。

2020年湖南经济和产业分析:长沙篇

963年马殷入宋版图,997年北宋分全国为十五路,潭州为荆湖南路路治。1098年设善化县,与长沙县同附廓,潭州辖长沙、善化等12县,直至民初,长沙城为路、州及长善二县治所。1276年长沙入元版图,设安抚司,后设潭州行省,1281年迁潭州行省于鄂州,称湖广等处行中书省,徙湖南道宣慰司治潭州路。1329年文宗改潭州路为天临路,辖长沙、善化等7州,长沙、善化两县依郭。

2020年湖南经济和产业分析:长沙篇

2020年湖南经济和产业分析:长沙篇

2020年湖南经济和产业分析:长沙篇

1364年明占潭州,改天临路为潭州府。洪武五年六月,潭州府更名长沙府,辖长沙、湘阴等11县及茶陵州,府城依旧设于长沙、善化两县,上隶湖广布政使司。1647年长沙纳入清版图,沿明制设长沙府。1664年湖广省设右布政使司、湖南按察使司于长沙,偏沅巡抚移驻长沙。1723年改湖广右布政使司为湖南布政使司,改偏沅巡抚为湖南巡抚(仍隶湖广)。长沙(府)城自此为湖南省会。

1912年并县归府,长沙、善化二县合并为长沙府直辖地,第二年长沙府直辖地改为长沙县。1914年湖南划为四道,长沙县属湘江道。1920年长沙设市政公所。当年废除“道”,县直属省。1933年市县分治,析长沙县城区设长沙市。

1949年长沙和平解放,为湖南省省会。1958年原属湘潭专区的长沙、望城二县划归长沙市管辖,1983年长沙市增辖浏阳、宁乡。2015年设立湖南湘江新区,成为全国第12个、中部地区首个国家级新区,面积490平方公里。

三.长沙经济

2019年长沙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1574.22亿元,比上年增长8.1%。第一产业实现增加值359.69亿元,第二产业实现增加值4439.32亿元,第三产业实现增加值6775.21亿元,三次产业对GDP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1.2%、43.6%、55.2%。

全年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592.74亿元,其中地方一般公共预算收入950.23亿元,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425.98亿元。

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5247.03亿元,全年进出口总额(海关口径)2002.03亿元人民币(折合289.87亿美元),其中出口总额1396.43亿元,进口总额605.60亿元;

全年接待国内外旅游者16832.61万人次(入境旅游者132.98万人次),旅游总收入2028.97亿元(入境旅游收入65931.95万美元)

年末金融机构各项存款余额(本外币合计,下同) 21048.45亿元,比年初增加2412.81亿元,金融机构各项贷款余额21248.71亿元;

四. 长沙经济建议:

长沙产业链比较完整,涵盖涵盖工程机械、广电传媒、食品加工、生物医药、信息软件、电子产品、汽车工业、建筑工程、新型材料、智能设备、计算机服务器、5G北斗物联、超算磁浮高精尖、广电传媒、软件服务等等。但是诸多产业广而不优,多而不强,就算是长沙最重要的产业,新材料和工程机械也不过2000亿产值,规模有限。

长沙市推行了22个重点发展的产业链,每个产业链指定了要员作为链长,但统计局发布长沙市工业产业链发展情况分析,2018年全市22个工业新兴及优势产业链产值合计6849.0亿元,平均才300个亿,22个产业链中有10个产业链产值低于50亿元。我们建设长沙集中力量突破机械装备、软件信息业、文化产业等行产业,加大创新,建设营商环境。

(一)文化产业

湖南文化产业在大屏时代(电视屏,广电和互联网时代)称王,在小屏时代(手机屏,移动互联网)落伍,现在要加紧弥补,越晚越没有机会。

1. 湖南文化产业优势:

湖南文化烙印深入人心,说起湖南文化,首先想到的是湖南卫视和浏阳烟花。八零后九零后的年轻人,多是看着湖南卫视长大,《快乐大本营》、《天天向上》、《歌手》、《爸爸去哪儿》和跨年演唱会等众多知名的节目,其丰富多彩的文娱节目整整影响了两代中国青年人。中国过年过节、红白喜事都有放烟花的习俗,我们从小放的烟花几乎都是湖南浏阳生产,并且浏阳烟花零售店遍布全国大街小巷,耳能熟详的浏阳烟花几乎成了中国文化的代名词。中南出版传媒集团是“全球出版业50强”的常客,连续入选全国文化企业30强;湖南广播影视集团居省级广电第一、;天舟文化积极推动天舟书院海外布点,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天闻新华印务等也是著名文化品牌企业,众多品牌支持了湖南文化产业的发展。《天天向上》、《快乐大本营》《经济地理》等是相当有影响力的节目或刊物。

2.湖南文化产业劣势:

长沙文化产业基础好,发展早,一度涌现出“动漫湘军”“演艺湘军”“出版湘军”等文化品牌,并在全国范围内处于第一阵营。

自十七届六中全会首次明确提出“加快发展文化产业,推动文化产业成为国民经济支柱性产业”以来,全国上下积极投入文化产业大发展大繁荣之中,北京、杭州、南京、广州等先进地区文化产业迅速发展。同时长沙文化产业发展的先天优势不复存在,与先进地区差距有所扩大,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做大做强长沙文化产业的任务更为艰巨、挑战更为严峻。

1)行业结构不合理

行业结构单一,传统产业占比过高。2019年规上文化产业中,湖南规上文化制造业占达到63.9%(仅焰火、鞭炮产品制造达到37.6%),规上文化批发和零售业为11.3%,规上文化服务业为24.8%,规上文化服务业则比全国平均水平分别低15.8个百分点。

2)新兴领域缺乏龙头

湖南传统优势产业增长低迷,广播、电视和文化用机制纸及纸板制造出现不同程度下降,另一方面文化新业态虽然发展较快,实现营业收入212.72亿元,分别仅占规上文化产业的5.6%和6.3%,比上年增长26.9%,但尚未形成产业规模和新的产业品牌,目前还无法担纲成为新的发展引擎。

3)企业规模偏小

全省规上文化产业企业3633家,从规上文化产业企业数占全部企业数来看,湖南为5.9%,比例全国第1位,户均营业收入9224.45万元,只有全国平均水平的56.9%。文化制造业户均营业收入150000万元,文化批零业7300万元;文化服务业户均营业收入4750万元,分别仅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76.7%、37.4%和38.9%。规模小,竞争力弱。

3.湖南文化产业发展建议

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内容为王”时代已然来临。由网络文学、网络视频、网络动漫、网络游戏、网络音乐和网络新闻媒体构成的互联网内容产业迅速发展。大力发展内容产业、打造数据经济高地是湖南文化产业快速发展的跳板。主要内容如下:

1).发力网络视频产业,全力建设马栏山视频文创产业园

网络视频是文化的主要要内容之一,成都、重庆等地积极发展视频产业,提高了城市知名度,带动产业发展。所以湖南要积极扶持本土文创企业,大力推进腾讯、优酷、百度、字节跳动、推手、爱奇艺等企业视频业务落户马栏山,通过“引进外部、扶持内部、带动其它”的全产业链方式建造“中国视谷”;在移动互联网模式下重构动漫游戏业,重塑“动漫湘军”“游戏湘军”,加强动漫和游戏的投入,依托湖南大学、湖南师范大学等人才资源和产业基础,支持校企合作和交流,推进湖南动漫游戏产业发展。

2).激活文化产业

围绕内容生产,深度挖掘厚实的湖湘文化资源,培养文化产业人才,鼓励社会参与,从源头激励文化艺术创造,激活、提升文化原创力,建立健全文化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制定文化产业扶持政策,组织内容比赛,吸引更多人员参与。

(二)装备制造业

长沙被称为工程机械之都,是中国最大工程机械基地,2019年行业营业收入约2000亿,占中国工程机械总收入的30%。汇聚了三一集团、中联重科、山河智能、铁建重工、星邦重工等世界工程机械知名企业,混凝土机械产量居世界第一。

长沙提出要打造世界级工程机械产业集群,不仅在市场总量规模上进入世界前列,在功能上形成了世界工程机械科技创新发源地、高端制造的集聚地、合作交流的目的地。

1. 加快突破关键技术,提升核心部件制造与系统集成能力,推进高端装备重点领域的产业化,促进产业链协调发展。

2.湖南工程机械配套能力建设仍任重道远。相当大一部分关键核心部件依赖进口,关键零部件保供难。湖南还要在工程机械零部件企业招商方面加大力度。

3. 工程机械的自动化、智能化和信息化。机械的生产需要自动化和智能化,产品也要向智能化方向发展,如无人挖掘机、无人压路机、无人起重机、消防无人机等;同时强化产品信息化,通过物联网、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技术连接设备、企业与客户。

4. 扩充产品线,工程机械只有数千亿的市场规模,湖南已经占据全国四分之一的市场,在竞争对手强悍(如徐工、柳工等)、市场份额相对固化的情况下,湖南工程机械提升规模的空间不大了。所以湖南要利用工程机械行业积累的经验和技术,拓宽产品线,加快城市轨道交通装备、机器人及智能制造、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航空航天装备、农业机械等领域产品开发,拓宽市场。

(三)软件信息业

2019年全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规模以上企业超4万家,累计完成软件业务收入71768亿元,同比增长15.4%,软件信息业的产业规模到2020年将突破8万亿元。随着以人工智能技术落地应用为标志的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深入,这也意味着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软件业仍将保持高速的增长节奏。

长沙软件发展和起步很早,1994年长沙高新区成立了创智软件园公司(长沙软件园前身),这是国内最早的软件园之一,1997年5月国家正式宣布在全国布局四个软件园时,长沙创智软件园赫然在列,1998年湖南以“全省一号工程”的定位启动了长沙高新区的“长沙软件园”项目。长沙软件行业进入了一段高速发展期,成功孵化出湘邮科技、科创信息、御家汇、拓维信息等一批互联网上市公司,还有威胜信息、亚信软件、科创信息、国科微电子、景嘉微电子等一批头部代表企业,三一根云、中电云网、中科云谷入选全国工业互联网平台30 佳,北斗导航在工程机械、现代物流、车载系统等领域全国率先应用。

长沙积极引进外部项目和品牌,与华为、百度、腾讯、阿里等科技巨头成功建立合作,在原有基础上成为产业发展进一步突破的关键。同时与鲲鹏生态站位相近,锚定国产自主创新领域的PK生态,经过几年的发展,已经形成400多家核心企业共同参与的生态圈,并构建了一条贯通芯片、操作系统、服务及软硬一体化的产业链,逐步为长沙积累在国产自主创新方面的产业优势,有望成为未来发展的另一个突破口。

长沙2019年软件营业收入达到800亿元,这相比全国8万亿的体量,显得非常弱小,长沙要从软件的人才教育,金融支持、产业政策扶持等角度加大对软件产业的帮扶力度,做大做强软件产业。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搜热门主机 » 2020年湖南经济和产业分析:长沙篇

赞 (0)

Warning: count():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www/wwwroot/srmzj.com/wp-includes/class-wp-comment-query.php on line 405